京剧文库

月琴与京剧唱腔音乐

发布时间:月琴与京剧唱腔音乐  作者:京胡艺术网  点击次数:
 月琴在皮黄戏里是一件重要的乐器,就是在过去也是如此。老生、花脸的唱腔如果伴奏上缺少了它那是美中不足的;它的音色是优美而清脆,弹的好如珠落玉盘,清丽动人。

                                                            ——徐兰沅
1.月琴在京剧乐队中的地位
只要留意京剧乐队的全部艺术产生过程,就无法回避一个存在现实:许多戏中根本不用京二胡或弦子,有时京胡也在唱腔中停下,唯独月琴弹奏自始至终必不可少,甚至在有些戏中月琴还担负独奏重任。虽然这仅是外部形式的量比关系,但已足以确立月琴在京剧乐队中占据着非比寻常的主导地位。


深入研究京剧伴奏内部结构,除了“吹腔”,几乎所有唱腔音乐的主旋律不外沿着“双轨并行制”的渠道来运作;所谓“双轨”:一轨是指以京胡为首的弓弦乐器部分,另一轨是指以月琴为首的弹拨乐器部分;“并行制”则是指京胡和月琴统领的两大声部同步演绎着一个主旋律。京剧乐队的“双轨并行制”与一般民乐“弦乐加弹拨”的合奏意义不同,它并非简单地把月琴当作花色品种一般对待,而是突出表现了月琴的声大实宏、音色圆润且立得住,节奏鲜明且动感强,禀性硬朗能独立担当诸多艺术特点。充分挖掘它的潜在价值,赋予了月琴驾驭唱腔和支撑板头的使命,并可以在京胡力不从心时兼任主帅作用。由此可见,在“双轨并行制”中,月琴实与京胡分享左膀右臂的权位。

揭示京剧乐队的“双轨并行制”这一客观运动规律,把月琴的主导地位提升到应有的理论高度加以认识,是在用历史的眼光全面考察京剧乐队文场主要乐器的性能和实际作用后得出的必然结果。

 

京剧的文场主要乐器依次为:京胡、月琴、京二胡和弦子。


京胡向来被公认为京剧乐队的龙头老大,京胡在京剧中从不单打独斗,凡有京胡所在之处,必有月琴相辅而行。

月琴与京胡缔结联姻的确切年代即便定在京胡重返舞台之际,也有了一百五十年之久的历史。特别是月琴取代弦子成为弹拨首席,始终在于京胡比翼齐飞,相映成辉。京胡和月琴联袂担纲达到互为表里,相得益彰的艺术境界。

仔细甄别,月琴与京胡同属高音区乐器,音量都非常大,均有很强的穿透性,这些客观条件决定它们可以成为独当一面的领军人物。京剧的先驱者巧妙的将它们糅合在一起,使京胡线性为主的演奏风格与京胡点状为主的演奏风格相互交织,产生出强烈的律动效应,极大丰富了京剧音乐形象的表现力和感染力,这种妙趣绝伦的组合堪称世界音乐史上的一大杰作。

月琴与京胡搭档至少三大功绩:1.月琴的弹拨属性使京胡旋律注入滚动基因,注入活力,京胡不显平庸单调。2.月琴不会对京胡的演奏方法构成束缚,相反却为京胡的即兴创造提供了更多契机。3.月琴演奏法不是亦步亦趋追随京胡,常以弦外之音照应京胡。这是“生行”伴奏即和谐动听又别具一格的原因所在。大量舞台实践证明,无论京剧乐队的编制怎样调配,可以去掉京二胡或者弦子,就是京胡与月琴缺一不可。个中道理很简单,京胡和月琴凝聚成京剧乐队的领导核心,取消它们,也就失去京剧音乐的本质。

京剧的四件主要乐器分成两大阵营——弓弦乐和弹拨乐。京胡和月琴各据一方,京二胡从属京胡,弦子从属月琴。这样京胡和月琴所属的首领地位也就一目了然了。

在共同塑造音乐形象中,作为“双轨”首领的京胡和月琴恰似战场上的将帅一样荣辱与共,合则双美,分则两伤。京剧音乐之所以让人享受韵味独到、错落有致、精彩纷呈的听觉美感,正是与京剧双轨并行制机理密不可分,而月琴在其中的主导地位功不可没。

还需强调指出,月琴独立完成的音乐形象在京剧中格外耀眼夺目。传统戏里,一曲《琴歌》弹到精妙处常能博得观众叫好;《赤桑镇》“叙叙衷肠”与“自幼儿”两段的间奏曲,月琴有力的烘托着剧情,抒发人物的内心感情。现代戏里,月琴担纲之处比比皆是:《红灯记》、《海港》、《沙家浜》、《杜鹃山》等成功音乐作品都给了月琴唯我独尊的用武之地,不必一一枚举。

 综上所述,月琴在京剧中不但是一件重要乐器,而且是占据主导地位的乐器。


2.月琴京剧化已成为京剧程式的一部分月琴本非京剧自产,但自它成为京剧乐队的重要乐器之后,却能根据京剧艺术的要求不断完善自我,洗练成独树一帜的京剧化月琴风格,巩固了它的主导地位。在弦的配伍上,它经历了四根弦—两根弦—一根弦到现在通行的三根弦的曲折道路;品的排列由杂乱无序规范为十二平均律半音阶关系。这些都是由于演出环境特需的音质和表现力而做的硬件调整,这种调整拉大了与其他用途的月琴的距离,同时标志着京剧月琴进入独立的艺术品种。


谈到月琴的京剧化。大致由以下几个基本要素构成:
第一、符合京剧的韵律。
京剧表演艺术十分讲究“表演”和“劲头”,这是京剧艺术一以贯之的鉴赏标准,京剧月琴当然也不例外。可是京剧乐感与一般的乐感逻辑形态显然区别很大。还以原板过门为例:京剧旋律的发展不像通常乐理认为那样认为每小节的第一音是重拍,而是打破这种僵化的强弱格式,运用京剧自己的乐句解读章法。从而形成京剧独有的韵律化。

第二、符合唱法的要求
为唱腔伴奏是京剧乐队的主要任务之一,要完美的伴奏唱腔,“知己知彼”乃首要环节。为此月琴演奏员不仅要会唱,而且要唱得好。

第三、符合京胡的拉法
月琴与京胡在“双规并行制”中形同并驾齐驱,用休戚与共、唇亡齿寒来比喻两者的利害得失颇为贴切允当。

第四、与鼓板保持协律
一般来说,京剧的鼓师统领着一出戏的节奏,但并不完全是这样。在唱腔音乐中、月琴的弹拨或搓儿的节奏型往往左右鼓板的尺寸和套子。

第五、适应临场的多变性
京剧是流动的艺术,最忌刻板。追求“活泛”恰是京剧耐看的一道风景线。故京剧乐队的基础知识就有“抓腔”一门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