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京剧老剧目,先抢救再调理

发布时间:京剧老剧目,先抢救再调理  作者:京胡艺术网  点击次数:
3月3日,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主办的“挖掘抢救整理传统剧目”阶段行成果展演(第二季)在长安大剧院举办,上演的剧目是失传许久的马派剧目《广泰庄》。

    《广泰庄》又名《三请徐达》,故事见于《明英烈》,讲的是朱元璋濠州起义,欲请徐达挂帅。徐达不肯出山,宁愿隐居广泰庄,侍奉母亲。刘伯温定计,让郭英假扮山寇,骗走徐达。常遇春接徐母到濠州,火烧广泰庄。最后,经徐母在濠州城楼劝说,徐达最终出山挂帅。

    这出戏原本平常,南北皆演,常作为开场而用。正值24岁的马连良先生因这出戏有唱有打,为此特意进行了改编创作,并对徐达的服饰进行了创新,于1925年首演改编版。

    用今天的视角来看这出戏的编排,它存在着一些不足。这出戏的故事背景交代不清,情节简单。如果观众不知道《明英烈》的故事,就不会了解徐达的本领有多高,他的性格怎样,刘伯温为什么非得用“烧庄计”逼他出山。此外,唱词的水平也一般,比起马先生后来的改编戏和新编戏,唱词的文学性比较缺乏的。

    这些不足也引起了很多观众的疑问:这出戏有唱有打,固然可以热闹吸引人,但它是否真的适合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是否具有时代意义,是否值得复排呢?与一些批评者的观点不同,我倒觉得这出戏,乃至于对于所有传统老戏,只要不是弃善扬恶的,不是诲淫诲盗的,不是反动反人性的,都值得挖掘、整理与恢复。

    原因很简单,现在传统老戏留下的太少,再加上老一辈的艺术家们逐渐离去,现有的京剧上演剧目已经不足以支撑京剧艺术的生存和发展了。无论是研究者、表演者,还是评论者,都需要观赏学习大量的样本,从实践入手,从而更直接更容易地理解和掌握京剧艺术规律,知其不足方能做足,如果我们连“不足”都不知道,都没见过,我们上哪儿去做“足”呢?那不就是盲人摸象吗?更何况,这些老戏自身确实有很多长处和新意,值得今天学习和研究。

    以这出戏为例。通过这出戏,我们不仅能够知道马先生对戏曲服装服饰的改革,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马先生早期的戏路,这对于拓宽当下马派演员的表演手段,对重新认识马派艺术都有着重要的作用——如果马先生良就会唱个流水念个“七出七入,七入七出”,就会晃晃脑袋,甩甩胡子,瞪个眼睛,那么马先生也不会位列四大须生了。

    可以说现在的一些马派年轻演员,对于“马派”基本上是“学”而不是“唱”:应工为“唱”,外行模仿为“学”。如果他们能够认认真真地学习《广泰庄》这类“常规”戏,对于他们扎实本派的基础,科学地认识流派,有着重要的意义。

    此外,像《广泰庄》等一批“老京剧”的恢复,实际上是为京剧编排者提供了大量的素材,稍加改动,便能符合当下的观众口味,起到“多快好省”的效果。《广泰庄》有文有武,有唱有打,只要将故事背景交代清楚,适当增减内容,不用增加过多的意义,就可以满足日常演出的需要。此类戏还包括尚派的《梁红玉》等。

    而对于研究者和评论者,这些“老京剧”的复排,其样本意义,不言自喻。尤其是当今的一些“文青”戏曲评论者,本身戏曲基础薄弱,对这门艺术的知识和规律尚在“半吊子”水平之中,只是通过旁征博引其他的艺术门类,加上自己的其他艺术感受以及优美的文字,以感慨代评论,无不体现一种“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中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浮躁。

    要消除这些浮躁,正本溯源,让京剧艺术按其自身规律科学地发展而不停留在清谈上,让“移步不换形”的探索道路不停留在纸面上,那么就必须需要有足够的可直观的“活”样本。在这个层面,先抢救再调理,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也算是抓住了当下京剧行业的症结所在。